權力的游戲第八季劇透(含刪減片段):異鬼留下的符號是什么意思?

  • A+

權力的游戲第八季已在北京時間4月15日早上9點在騰訊視頻上播出,VIP可以免費觀看(不含刪減片段)。陪伴了我們8年的權力的游戲開啟了它最后的表演:最終章大結局即將上演。

 

權力的游戲第八季一集1500萬美元的投資,破紀錄的收視和獎項,權力的游戲的意義對我們來說,早已不僅僅是一部美劇那么簡單。

 

也許權力的游戲第一季你還在宿舍和同學一起刷,如今卻早已為人父母,走上工作崗位。

 

等了這么久的我們早就聽了權力的游戲太多的盛贊之語,不如我們就用權力的游戲第八季第一集中布蘭的這句話,作為今天的開場吧——

 

在前七季中,史詩權力的游戲留下了太多的人物和線索,要在權力的游戲第八季第一集完成歸集并開展主線劇情,勢必會讓權力的游戲第八季第一集寡淡無味。

權力的游戲第八季劇透(含刪減片段):異鬼留下的符號是什么意思?

但也不是沒有驚喜,權力的游戲第八季第一集可能會是整季故事中最輕松幽默,段子密布的一集——在大戰到來之前,作為劇迷,我們也應該好好享受如此“不權力的游戲”的一集。

權力的游戲第八季劇透(含刪減片段):異鬼留下的符號是什么意思?

因為接下來的每一集,可能都要在緊張、刺激、興奮甚至驚悚中度過。

 

本篇將對權力的游戲第八季第一集故事中的八組重逢做一梳理和總結,并對之后的故事作出預測。

 

(本文有嚴重劇透,不過我想大家都應該看過了吧……)

 

一、布蘭和雪諾

 

布蘭和雪諾的重逢,橫跨了權力的游戲第一季和權力的游戲第八季,算起來應該有八年了。

 

期間,兩人其實有可以見面的機會,但都因為重任在身而錯過。

 

上次見面時,還是布蘭被詹姆推下高塔,昏迷在床,雪諾則要動身前往長城,所以來探望布蘭,嚴格來說這并不是見面。

 

之后便是在權力的游戲第四季,他們倆有過一撇。當時雪諾前往長城平叛,布蘭尋找三眼烏鴉,兩人并沒有重逢。

 

 

最終到這次,兄弟倆終于再次見面。然而卻早已沒有了往日的親密。

 

 

一個Almost算是吧,頗有些深意。

 

馬丁老爺子筆下的人物,臺詞基本沒廢話。

 

這個Almost有兩層意思。

 

第一,因為布蘭現在已經是三眼烏鴉,上一季米拉和布蘭分別時也跟他說過“你死在了那個洞穴”。嚴格意義上來說,現在的布蘭已經不是從前的布蘭了。

 

第二,經歷了權力的游戲第六季被夜王愛的抓手和老三眼烏鴉的知識傳授,布蘭或許也不確定自己還是不是個人(人類的人)。

 

但一處細節,依舊讓我們看到了權力的游戲中對“家族”這個核心概念的堅持。

 

權力的游戲第一季離別時,雪諾親了布蘭的額頭;

 

這次見面,同樣是額頭,只不過親得更用力更持久——

 

 

二、二丫和雪諾

 

兄妹倆上次見面,也是在權力的游戲第一季第二集。

 

雪諾去當守夜人之前,給了二丫“縫衣針”。

 

當時還很小的二丫奮力一躍,給了雪諾一個大大的擁抱。

 

 

所以這次重逢,兄妹倆依舊圍繞著這兩個話題展開。

 

二丫見面見到哥哥第一句就是:你怎么變矮了。

 

 

隨后,二丫和哥哥深情相擁,并抽出了自己的“縫衣針”給哥哥看。

 

作為權力的游戲最感人的兄妹倆,他們在重逢之前真的已經經歷了太多。

 

三、三傻和提利昂

 

兩人上次在一起,還是在權力的游戲第四季第二集中,喬弗里的“紫色婚禮”上。

 

算起來,三傻還應該是提利昂的“老婆”。

 

喬弗里被毒死后,三傻在小指頭的幫助下逃離君臨,輾轉被賣給小剝皮,最后才逃到臨冬城。

 

而提利昂被審判,被救出,順手在馬桶上射死了父親,并做了龍媽的國王之手。

 

經歷了這一切,三傻早已不再是曾經的那個單純的姑娘,提利昂也少了些許世俗的邪氣。

 

兩人一通寒暄客套后,免不了些許嘲諷。在色后北上抗擊尸鬼大軍這一點上,提利昂的看法遭到了三傻的無情嘲諷。

 

不過事實證明,三傻是對的,因為接下來到臨冬城的這個人,將證實她的觀點。

 

四、二丫和獵狗

 

一直在相愛相殺的一組CP。

 

獵狗雖然殺了她的朋友,但也救過她的命。

 

后來,獵狗受了重傷,二丫沒有殺死他,只是留他在那里等死。

 

如今,兩人臨冬城再次見面,表情里都是殺氣,言語里卻充滿溫馨。

 

看獵狗的話,顯然是個老父親看著女兒一步步成長的欣慰。

 

五、二丫和詹德利

 

這一幕發生在二丫和獵狗見面之前,而且獵狗挑詹德利刺兒的時候正是二丫阻止的。

 

上次見面,是在權力的游戲第三季的時候,兩人遇上了無旗兄弟會,本想加入他們,然而詹德利被紅女巫綁走放飛自我,二丫耍著性子出逃。

 

這才有了之后權力的游戲第三季和權力的游戲第四季中二丫和獵狗的公路戲碼。

 

如今重逢,他倆依舊像兩位老朋友,沒有任何生疏和隔閡。

 

 

之后直入正題,二丫讓詹德利做的這件兵器,應該是給自己定制的抗異鬼武器。

 

 

長柄為了增加武器的距離,短柄符合二丫近身格斗刺殺的風格。不過二丫被訓練以后,一直以刺客的身份出現,不大可能出現在軍團混戰里。

 

大膽猜測一下,這或許是她給夜王準備的“禮物”。

 

 

六、雅拉和席恩

 

上一季第二集,雅拉被叔叔擒獲,席恩跳海逃跑。第七集,席恩在肉搏戰中找回自信,帶著小分隊去救姐姐。

 

不想,這次營救計劃要比想象中輕松許多,一斧子砍倒衛兵的戲還遭到了刪減,整個營救持續了不到一分鐘。

 

而之前所有的恩恩怨怨,也就這么一頂了之。

 

顯然,為了讓席恩盡快加入主線劇情,編劇有些急戳戳的。

 

之后,雅拉放手讓席恩去北境幫助雪諾,自己則準備重新奪回鐵群島,建造更多船只,在危急時刻,乘船北上接龍母和雪諾回到鐵群島,以便再戰。

 

因為我們都知道異鬼有個致命弱點:無法涉水。

 

七、山姆和雪諾

 

山姆和雪諾的重逢可謂充滿戲劇性。

 

在這之前,山姆剛剛得知龍媽殺了自己的父親和哥哥。

 

仿佛就是為了讓雪諾也不好受,山姆在布蘭的指引下,將最重要的兩個信息告訴了雪諾。

 

山姆:你娘們殺了我爹和我兄弟。(言下之意:站兄弟還是站女人?)

 

雪諾:……

 

山姆:你和你娘們是姑侄,你是鐵王座的唯一繼承人,你們不僅沒法在一起,很可能還要打一仗。

 

雪諾:……

 

(瘋王生了3個孩子:雷加、韋塞里斯和龍媽,雪諾是老大雷加的兒子,老二被馬王黃金灌頭而死,也就是說雪諾的爹是龍媽的大哥)

 

八、詹姆和布蘭

 

他們的關系是整部劇的導火索,所以詹姆和布蘭的重逢,對劇迷來說意義深遠。

 

權力的游戲第一季中,正因為布蘭目睹詹姆和姐姐亂倫,被詹姆推下城堡摔成終身殘疾,權力的游戲的爭斗由此事開始。

 

多年后,詹姆再次來到臨冬城,早已物是人非。長大的布蘭已經成了三眼烏鴉,而且他似乎知道詹姆要來。

 

這一等,就從晚上等到了凌晨。下馬的詹姆看到布蘭百感交集,而布蘭似乎異常平靜。

 

從故事鋪墊來看,詹姆絕不是一個沖鋒陷陣的小嘍啰。或許有更加重要的角色和身份,在等著他。

 

當然,這八組重逢,只不過是權力的游戲第八季第一集對之前所有人物和主線的整理,盛宴馬上就會來。按照這季的體量,萬眾期待的人鬼大戰應該會在第三集,也就是82分鐘的那一集。

 

當然,權力的游戲第八季第一集也出現不少小細節,它們對之后的劇情發展有極其重要的作用。

 

細節一:醋意濃濃

 

三傻不喜歡雪諾,不過從權力的游戲第八季第一集來看,她更不喜歡龍媽。

 

第一次見面,言語針鋒相對。龍媽夸北境和三傻漂亮,三傻卻沒好氣地打量了龍媽,然后撇出一句:臨冬城聽您指揮,女王陛下。

 

言下之意,老娘可不聽你差遣。

 

在臨冬城內閣會議上,醋味更濃。

 

俗話說一城不容二虎,臨冬城卻突然有了三位領導。安柏的小城主在回答問題時,尷尬地叫出了三位領導的名字:lady(三傻)、lord(雪諾)、queen(龍媽)……

 

而小熊女不高興了:你(雪諾)離開臨冬城時是北境之王,回來卻成了……“王妃”?

 

(雪諾:好尷尬)

 

然后三傻和龍媽隔空開懟,只剩下中間的雪諾無處安放。

 

北境沒人服龍媽,這一點毋庸置疑。早已經變身黑鳳凰的三傻,也不再是之前那個傻白甜。

 

女人間的矛盾最難調和,這些矛盾,很可能是聯盟從內部破裂的伏筆。

 

細節二:神龍俠侶

 

自從上一季雪諾敲開龍媽的門大方“船震”,他們的感情就迅速升溫。到了這一季已經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

 

即便北境寒氣逼人,也擋不住他們的熱戀直沖云霄。

 

畢竟,跟《還珠格格》比起來,他們有龍,雪諾也直接上龍,晉升“龍爸”。

 

(讓我們紅塵作伴活得瀟瀟灑灑,策龍奔騰共享人世繁華)

 

北境一日游,到一座瀑布前,龍媽竟然念起了瓊瑤劇臺詞,我看得差點跳戲。

 

春宵一刻值千金,兩人開始不自覺地交換口水,可背后的大黑龍卓耿似乎不大樂意,直勾勾盯著雪諾。

 

有意思的是,卓耿正好是龍媽前一任夫君馬王的名字,看來冥冥之中這段姑侄戀并沒有得到祝福。

 

這注定是雪諾有生以來打過最可怕的一個kiss。

 

 

(龍:我仿佛聽到你在說cnm)

 

熱戀之外的人,對這段感情似乎也不看好,尤其當我們知道雪諾才是鐵王座的唯一繼承人的時候,龍媽有很強的自尊心,讓她放下女王的稱號,尤其是那么一大串稱號,估計費點勁。

 

而雪諾又是典型的傻白甜,他們之間在其他人的推波助瀾下,似乎必有分裂。

 

細節三:夜王的信號(以下內容來自騰訊視頻播出的刪減片段)

權力的游戲第八季劇透(含刪減片段):異鬼留下的符號是什么意思?

權力的游戲第八季第一集最后,安柏的小城主最先遭了殃,整個最后的壁爐城被夜王血洗。

 

小安柏最后被釘在墻上的,就是剛開始回答三傻問題的那個小男孩。

 

為什么是最后的壁爐城?看北境地圖,最后的壁爐城最距離長城最近的北境城堡,也是異鬼們攻城拔寨的第一站。

權力的游戲第八季劇透(含刪減片段):異鬼留下的符號是什么意思?

異鬼并沒有直接殺往臨冬,而是像侵略一般血洗一個個城池,這證明他們也是有智慧的生物。

權力的游戲第八季劇透(含刪減片段):異鬼留下的符號是什么意思?

這個圖案,追劇追到現在的觀眾應該特別熟悉,在異鬼出現過的很多地方,我們都見過。

 

權力的游戲第一季第一集——

權力的游戲第八季劇透(含刪減片段):異鬼留下的符號是什么意思?

 

布蘭的閃回中,我們也見到過——

 

權力的游戲第八季劇透(含刪減片段):異鬼留下的符號是什么意思?

還有在先民拳峰的圖案——

 

甚至龍石島下的山洞里——

 

 

圖案到底是什么意思?異鬼向南進軍的最終目的是什么?我們還未可知。

 

但已經知道的是,異鬼由森林之子創造,他們和森林之子應該有千絲萬縷的聯系。

 

作為智慧生物,他們肯定不會為了侵略而侵略,更不會為了殺人而殺人。除了探親訪友,他們肯定在追尋某種東西,或達成某種目的。

權力的游戲第八季劇透(含刪減片段):異鬼留下的符號是什么意思?

結果是什么?我們等權力的游戲第八季第二集再看。

權力的游戲第八季劇透(含刪減片段):異鬼留下的符號是什么意思?

附:權力的游戲播出的詳細時間表和時長(北京時間):

 

權力的游戲第八季第一集:54分鐘(4月15日)

 

權力的游戲第八季第二集:58分鐘 (4月22日)

 

權力的游戲第八季第三集:82分鐘 (4月29日)

 

權力的游戲第八季第四集:78分鐘 (5月6日)

 

權力的游戲第八季第五集:80分鐘 (5月13日)

 

權力的游戲第八季第六集:80分鐘 (5月20日)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