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找電子書看吧,美劇權力的游戲劇情發展人物結局和小說相差太大

  • A+

和原著小說冰與火之歌相比,美劇權力的游戲中有哪些細思極恐的細節?

在平民被殺的時候像貴族被殺了一樣去公正審判的,只有艾德·史塔克和貝里·唐德利恩兩人。

 

在發生戰爭的時候,肯為老百姓提供保護的,只有艾德慕·徒利和威曼·曼德勒兩人。

 

在制訂作戰計劃的時候,考慮到不能傷害無辜的,只有史坦尼斯·拜拉席恩和戴佛斯·席渥斯兩人。

 

提利昂算是很關心老百姓死活的了,照樣讓山地氏族劫掠谷地。詹姆第一次打奔流城的時候,不像泰溫那么殘暴,但是對手下人殺掠河間地一事也是縱容的。

 

羅柏自己雖然沒有下令燒殺搶掠,但對北軍的軍紀也未曾約束。梅姬·莫爾蒙、大瓊恩·安柏也在西境打劫,搶的金礦可能純粹是蘭尼斯特的財產,但是北軍還搶了上萬的牲畜,不可能都是屬于泰溫的。羅柏原本制訂的作戰計劃就是在西境和泰溫作戰,不消耗河間地的資源,而消耗西境的資源。很顯然西境百姓是不可能簞食壺漿以迎王師的,北軍要吃飯還得靠搶。

 

艾德慕手下的很多河間諸侯雖然關心自家老百姓的死活,但是在格雷果·克里岡到他們的領地燒殺搶掠之后,也想屠殺西境的居民來報復,艾德慕自己也同意了。

 

這些已經是七大王國的領主中道德水平比較高的了,泰溫、巴隆、盧斯之流更不必提。

 

但是這些關心老百姓的人的結果呢?

 

艾德為了還老百姓一個公道,派出了一百二十個戰士去制裁魔山,導致自己幾乎變成了光桿司令,結果大家都知道。

 

艾德慕分散兵力去保護村莊,因此被詹姆擊敗活捉。

 

史坦尼斯拒絕劫掠蟹島,也就沒錢付給海盜,最終失去了薩拉多·桑恩的支持。在北境他也不肯搶劫,結果軍隊沒有飯吃,困在暴風雪中捉魚維生,很多部下凍死餓死。

 

可是如果你以為這部作品講的就是利益至上、不擇手段才能得勝利、迂腐的善人沒有好下場,那就大錯特錯了。

 

“離開君臨時,我們屬于臨冬城,屬于戴瑞城,屬于黑港城,屬于馬勒里家族和威爾德家族。我們中有騎士、有侍從、有士兵、有貴族和平民,為了共同的目標而前進。一百二十名壯士結伴出發,去讓你哥哥接受國王的審判。一百二十個勇敢正直的好漢,可惜首領卻是個穿星紋披風的笨蛋。我們的伙伴中如今已有八十多人死去,但更多人接過了他們的武器,繼承了他們的遺志。大家同心協力,并肩戰斗,為了勞勃,為了國家。國王人雖死了,但我們仍是他的人,盡管遭到你那屠夫哥哥和他手下的劊子手襲擊時,我們在戲子灘丟失了王家旗幟。勞勃已遭謀害,但他的國家仍舊存在,我們守護著她。”

 

“熊島不知有別的國王,只知道北境之王;王家姓史塔克。”

 

“我懂得誓言。席奧默大人,告訴他們!征服者到來之前一千年,我們在狼穴,在新神和舊神面前,立下了一個誓言。當我們被悲慘地圍攻的時候,當我們舉目無親的時候,當我們被趕出家園,生命受到嚴重威脅的時候,是史塔克家接納了我們,支持了我們,保護了我們不受敵人侵擾。這座城市,就是在他們賜給我們的土地上建起的。為了報答他們,我們發誓永遠忠于他們。忠于史塔克家族!”

 

“敵人和錯誤的朋友包圍了我,戴佛斯伯爵。他們像蟑螂一樣侵擾我的城市,夜里我總是覺得他們在我身上爬來爬去。我的兒子文德爾,作為一個賓客去了孿河城。他吃了瓦德侯爵的面包和鹽,把他的劍掛在墻上,和他的朋友們一起大快朵頤。然后他們謀殺了他。謀殺,我是說,希望那些佛雷們都被他們自己的謊言噎死。我和杰瑞一起喝酒,和賽蒙開玩笑,向雷加保證他能和我摯愛的小孫女牽手聯姻……但是別認為這說明我忘記了過去。北境永不遺忘,戴佛斯伯爵。北境永不遺忘,而這小丑的游戲就要結束了。我的兒子終于回來了。”

 

“盧斯·波頓擁有艾德大人的女兒。要想挫敗他,白港必須擁有奈德的兒子和冰原狼。如果恐怖堡想要否定他的話,狼可以證明我們所說的孩子的身份。這就是我的價碼,戴佛斯大人。把我的領主走私回來,我就承認史坦尼斯·拜拉席恩是我的國王。”

 

“冬天幾乎已經來了,小子。冬天就意味著死亡。我寧愿我的人為了營救奈德的小女兒而死,也不愿意他們死于冰雪中的孤獨和饑餓,連哭出的淚水都凍結在他們雙頰上。沒有人會歌頌那樣死去的人。至于我,我已經老了。這就會是我最后一個冬天。讓我以波頓的鮮血沐浴。當我的斧子深深敲開波頓的頭顱的時候,我想要感受到他的鮮血滑過我的臉。我想用雙唇品嘗他的鮮血,然后帶著舌頭上的味道而死。”

 

當史坦尼斯告訴北方人,他要去臨冬城救出艾德·史塔克的女兒,山地氏族的三千戰士隨他南下,莫爾斯·安柏帶著最后的幾百老弱病殘離開了最后壁爐城,莫爾蒙、葛洛佛也加入了史坦尼斯的隊伍。他們根本不在乎史坦尼斯能不能贏,能在一個尊重自己的國王的率領下為史塔克而死就已經比在波頓治下茍且偷生強出萬倍了。

 

對比一下北境和谷地的山地氏族就能看出來。艾德和史坦尼斯對待山地氏族的方式是親自去拜訪他們,吃他們的面包和鹽,喝他們的啤酒,聽他們的風笛,稱贊他們的女兒漂亮、兒子勇敢。雖然史坦尼斯不是真心的,但是他好歹按照瓊恩·雪諾的正確建議去做了,既沒帶紅袍女,也沒燒魚梁木。所以里德爾家保護布蘭逃離了波頓的追捕;所以史坦尼斯請求(不是命令)他們為艾德而戰的時候,山地人義無反顧。而谷地領主從來都把山地人當成需要消滅的害蟲,從來沒想過給他們尊重,所以提利昂三兩句話就把山地氏族拉到了自己這邊,成為谷地的心腹大患。

 

艾德、史坦尼斯、艾德慕,他們知道把地位比自己低的人當成人來看,即便是蠢笨如阿多,魯溫學士也反復強調,阿多是一個人,絕不能毆打侮辱。臨冬城的餐桌上有馬房總管和奶媽的座位。艾德慕在自己的子民來避難的時候,不管糧食夠不夠吃都堅持打開城門接納他們。瑞卡德·卡史塔克犯下謀殺罪行的時候,羅柏、凱特琳和其他所有人都只盯著威廉·蘭尼斯特和提奧·佛雷的死,只有艾德慕記得被殺的那兩個獄卒埃伍德和德普也是活生生的人。

 

《權力的游戲》最細思極恐的地方大概就是把這些《冰與火之歌》中最美好的部分抹去了。

 

竭盡全力保護河間地百姓的艾德慕,變成了一個一無是處的廢物。

 

從諫如流的史坦尼斯,變成了一個傲慢自大的昏君。

 

全維斯特洛最偉大的騎士貝里·唐德利恩,變成了會出賣自己兄弟的奴隸販子。

 

順便一提,鐵金庫變成奴隸販子這一點也不能忍。布拉佛斯是逃奴的子孫建立的城市,是全世界反對奴隸制最堅決的地方,鐵金庫為了錢可以和任何人合作,但是唯獨絕不會與奴隸主妥協。

 

羅貝特·葛洛佛會把艾德的女兒和兒子趕出家門?

 

威曼·曼德勒和克雷·賽文會在史塔克和波頓的最終決戰爆發時當縮頭烏龜?

 

哈利昂·卡史塔克和小瓊恩·安柏會背叛史塔克?

 

霍蘭·黎德會對瓊恩、珊莎和瑞肯見死不救?

 

全是一派胡言!

 

艾德的榮譽、正直、公平、仁慈絕不是沒有意義的,他在北境樹立了一座堅不可摧的精神豐碑,他就是舊神在俗世的化身。他就和心樹一樣,傾聽北方人的聲音,保護自己的子民。哪怕他的頭掛在了紅堡的城墻上,哪怕史塔克家已經滅亡,北方人依然會舉起長劍和戰斧,敲打著盾牌,高喊他的名字。艾德對道德與榮譽古板執拗的堅持毀滅了自己肉體的生命,但是讓自己精神的生命獲得了永生。但凡長了腦子的人都知道,不以艾德為號召就無法統治北境,就連佛雷都得說波頓的合法性是靠拉姆斯娶了艾德的女兒。

 

結果劇里狂黑北境諸侯,把艾德的豐功偉績黑成了笑柄。

 

君臨的民眾對艾德和提利昂的態度的確不公平,但為什么臨冬城和白港,凱巖城和蘭尼斯港的百姓不會這樣呢?無非是因為北境和西境的人了解艾德和提利昂,而君臨人對他們一無所知而已。好人不一定會有好報,惡人也不一定會有惡報,但是也同樣更加沒有暴君必定戰勝仁君的道理。草民的力量的確很微不足道,但是如果君主眼中永遠只有地圖而沒有地圖上的人,他們遲早會以自己的方式出現在你面前。記住艾德的話吧:“地圖不是土地。”每一個活生生的人聚合起來,才是七大王國。

還是找電子書看吧,美劇權力的游戲劇情發展人物結局和小說相差太大

————————————————————

 

瓊恩和珊莎被羅貝特·葛洛佛趕出了深林堡之后,我本來以為,他們在熊島會見到梅姬·莫爾蒙和蓋伯特·葛洛佛,他們會帶來羅柏將瓊恩合法化為瓊恩·史塔克,并立他為自己繼承人的遺囑,還有霍蘭·黎德的信。蓋伯特會對瓊恩和珊莎說明原委,深林堡有波頓的人監視,羅貝特不得不裝出敵視史塔克的樣子。

 

然而并沒有。

 

直到瑞肯被射死之前,我都以為小瓊恩·安柏會突然倒戈背刺波頓,整場戰爭都是他和威曼·曼德勒策劃好的陰謀。卡史塔克是真叛變我多少想到了,因為原著有阿爾夫·卡史塔克倒向了波頓,所以挪到哈利昂·卡史塔克身上還不算奇怪。萬萬沒想到死在血色婚禮的小瓊恩會在劇里連個說得過去的動機都沒有就被黑成了叛徒。

 

我想到了谷地軍隊會來增援,但我以為會是威曼·曼德勒和霍蘭·黎德從南北兩面夾偷襲,全滅了卡林灣的波頓軍,放谷地軍隊進入北境,曼德勒家假裝向臨冬城輸送食物,一路收拾掉波頓家的哨卡,向臨冬城送假消息,以確保谷地軍隊能夠隱蔽地接近臨冬城。然而我錯了,小指頭就這么大搖大擺地過了卡林灣,不靠任何北境盟友就悄無聲息地到了臨冬城,簡直讓我以為串到了哈利·波特的片場。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