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ZEALER倒閉前:邢琪是誰,蔡夢瑩跟王自如什么關系?(轉知乎)

  • A+

前言:實在是太討厭這個舔狗王自如了,以下內容全部轉載自知乎,如有侵權,愛找誰找誰去!

一起回顧一下王自如跪舔三星事件,4月16日,著名科技產品評測達人,zealer創始人王自如在開箱評測三星galaxy fold折疊屏手機時,呈現出一種瘋狂跪舔的癲狂現象。

眾所周知,三星的galaxy fold是一款極不成熟的產品,很多第一批購買的用戶都反饋屏幕用一下就壞了,而三星也在4月23日全球召回了該產品。

王自如此番跪舔現象被稱為 ”收錢辦事且辦的極不專業“,其開箱視頻隨后被全網瘋傳,說的話被制作成語錄并尊為 ”如學”。

ZEALER前身是王自如以techmessger的名義在YOUTUBE和優酷上發的一系列數碼評測視頻,早期以諾基亞、三星、黑莓和mac電腦的評測為主,口號是“做中國人自己的科技評測”,早期的黑莓手機評測視頻很經典(多為港版,很多視頻也都是在香港錄制的)。

2012年11月8日,王自如聯合李侃創立了ZEALER,采取有限責任公司的形式,王自任獨立董事。之后的幾年雖然也推出了很多經典視頻(2014年8月27日的優酷掐架事件堪稱當時的互聯網輿論巔峰),但此后ZEALER似乎一直沒擺脫被老羅怒懟的陰影,或許是老羅揭開了王自如接受雷軍資金支持的瘡疤,但平心而論,早期的自媒體數碼評測節目,沒有固定的盈利來源,接受廠家的資金援助并非丟人的事情,而且王自如在評測中并未一味偏袒小米手機。

早期的王自如給人的感覺是不折不扣的果粉和八九不離十的黑莓粉,或許黑莓對王自如的影響就是一直到現在,他總是強調自己最喜歡的手機顏色是黑色,自己是黑色腦殘粉,喜歡那種莊重典雅商務氣質。

自從和老羅掐架后,ZEALER的發展就步入奇怪的軌道,似乎王自如在數碼評測和科技媒體之間搖擺不定,公司的定位陷入混亂,大概2016年底吧,李侃離職(一年前唐路明已經離職),更早之前梁一鳴也離職了,早期的骨干成員走的走散的散,對于一家初創公司來說,這種人材的流失堪稱最大損失。

隨后,ZEALER上線了很多和數碼產品評測無關的視頻,最近更是做起了汽車評測(和新車評網合作),如果說汽車好歹也算科技產品,那些什么吉他、音箱、書桌等周邊產品的視頻已經偏離了科技評測的范疇。在科技新聞發布方面,自媒體由于沒有一手新聞源,天生不占優勢,時間上的滯后也是一大不利因素。更嚴重的是,ZEALER的數碼評測視頻總是出得很晚,似乎王自如覺得好菜需要慢慢上,心急吃不到熱豆腐,當然,這個想法也無可厚非,但從時間上來說,往往滯后于科技美學等強大競爭對手。

如今ZEALER的手機評測越來越短,二三十分鐘的專業評測視頻越來越少,當然,平心而論我還是很喜歡看王的評測,他對于數碼產品確實有深刻理解,張嘴就是干貨,能直指問題所在(推薦看最近推出的黑莓KEYONE評測),但如今的ZEALER重心似乎越來越偏離手機評測,越發轉向汽車、科技衍生品、數碼周邊甚至生活中的有趣小物品。

反觀科技美學甚至小白測評,這兩年發展迅速,無論是視頻點擊量和關注度大有趕超之勢,而ZEALER似乎越來越有辦成科技脫口秀節目、科技圈閑聊視頻的趨勢,得益于王自如的人脈,他確實能和科技數碼圈的很多高管、記者、觀察家坐下來聊天(科技相對論、差旅日志),但這真的是消費者最想看的東西嗎?何況ZEALER的拆解團隊似乎也人數不足(只見樓斌),當年的專業度優勢完全沒好好沿承并發揚光大吧。

自如的問題有三個。

  1. 偽專業。非手機行業業內資深人士,主動會討論到涉及業內專業領域的問題,知識卻來源于google的帖子、文章或者廠家。
  2. 投資問題。這個不提了,當年剛爆出來接受手機廠家投資的時候,我都不敢相信自如竟然能走這步臭棋。
  3. 評測媒體的天花板。目前來看,評測行業是一個門檻極低的行業,隨著國產手機的崛起才出現了這么一批評測媒體,說白了,都是小白,跟普通大學生區別就是多看了點文章,看了些youtube而已。所以走到今天,大家各自想自己的出路,抱大腿還是靠自己。只是最終都逃不過感性、主觀、第三方的圈子而已。

 

4月25再更一波,這好像是本小透明在知乎上得到最多贊的一個回答了,謝謝大家啦!其實最近看到最多的就是關于老大開箱fold的視頻了,wow!!! Awesome!!!作為一個自我認證的老粉絲,應該可以說好像真的沒有在視頻里看到過,老大為一款手機的包裝,外觀如此之贊嘆。其實真要說老大這么興奮,我是有些許不相信的,畢竟這么多年做測評,多少上手的新機,多少開過的箱難道就因為一個折疊屏幕,一個獨特的包裝盒讓老大興奮成這樣?可能更讓老大的興奮的是充值的金額吧。當然這也是最壞的猜想。

19年3月26日更新一波,剛刷到了最新的p30的老大上手視頻,覺得老大沒了痘痘以及穿上了西裝,讓我感覺十分的帥氣,但好像也多了幾分生疏感。還記得曾經的老大,坐在地上和我們去聊mac,在公園里拍lumia測評。在我腦中好像都是昨天發生的一樣,現在的老大開著大奔,還去到法國參加發布會,也著實覺得zealer一步步更高更好了,這個老粉絲也十分的欣慰。也希望zealer可以飛得更高,走得更遠吧!

不談是不是沒落了,就談下一個曾經比較忠實的粉絲的一些感受。
最先開始看到zealer還是老大測s4的時候,記得那時候應該是高一。因為自己也屬于比較喜歡科技的一類人,所以一聽到老大說一些什么干貨之類的就直接頂到G點了。
我那時候看zealer 他還不是每周都有更新,有時候還會介紹介紹什么輻射啊,老大的辦公室是怎樣的。印象比較深刻的就是老大用的抽紙是得寶的,然而我身處的五線城市并沒有這個牌子的抽紙,我還特意在淘寶上不惜加上和一條心相印等價的運費買來試試得寶到底有沒有那么好。
到后來就是老羅和老大撕起來,因為當時粉老大嘛,就力挺老大。反正那時候也自愿做了水軍,幫著噴錘子什么易碎,屏幕不好,相機調教差之類的。
再后來就是zealer2.0,我記得那天似乎還開了發布會,如果沒記錯從那之后每周五都會有更新,那時候高三了家里把網斷了,為了看zealer還會帶著家里的平板到同學家蹭網緩存下來回家看。
到了大學之后慢慢覺得zealer開始變味了,視頻簡短也沒什么干貨,有時候甚至也會開始覺得em....是不是被充值了吧。
馬上大學也要畢業了,好像已經有半年多沒有看過zealer出的視頻了。
我任然記得當時zealer的宣傳語 technology stay ture here

寫在ZEALER倒閉前:邢琪是誰,蔡夢瑩跟王自如什么關系?(轉知乎)

 

 

您好,我希望能夠聯絡到更多的zeaIer199的朋友,討論和理性批評都可以接受。方便的話,請告知一下您的姓名和學校或所在城市,便于未來的朕絡,我北京時間今晚之前拉大家進微信群

我不是199,我是更老的員工,今天給你發爆料的人應該是個中層的17年下半年左右進的新人,有些地方講錯了zealer的差點倒閉是在2016年年頭,那時候才是真正的大裁員,16年之后,在一個藍標女經理的帶領下,公司開始全面轉向廠商廣告收,不過那個女經理在17年也被卸磨殺驢,14年開始,到16年年頭,5000多萬的投資全都玩光,帶著老媽,炮友各種旅游假公濟私,當著老員工的面,喝酒喝大了,給個女投資經理打電話:老子要操你“你們那爆料畀個屁,除了肚里沒貨的小辛(也沒出去),有點腦子是非的老人,都走了,即便是甩頭哥算這么天真的人,回國后發微博宣傳老朋友@了所有人,唯獨不@王自如,你的料好像更多,欠了Fix老大上百萬,17年后有錢買別墅,也不還人錢,拖了幾年,把人逼得天天來公司要錢人品差到這種程度了啊。我倒是始料未及的你是哪一年的老員工?高高也前段時間也被他的“女朋友“逼走了,核心的主編也辭職了,那個十萬人就是個笑話,跟當年一周一測一樣,最后肯定是一地雞毛,只能搞一些所謂粉絲見面會,賣賣偶像光環.16年之前的唄,哈哈說實話,很久沒有關注他的內容了,高高和女朋友,一周一測的梗我都不知道啊.自作孽不可活,出來混,總要還你們外人看到的,不是冰山一角,是一個水分子而已,只能說,時勢造“狗熊六出名早了,會行程勢能,那幫腦殘粉不可能知道這些事情,其實要判斷也不難,你看看zealer最近幾年的視頻質量,跟當年老員工在的時候·那種認真細致完全不一樣,現在的視頻80%充值,20%浮夸裝逼還有臉說敬畏技術,其實就是跪舔廠家,不敢講真話了而已不說了,上飛機了,今天看到你的微博,也來個匿名爆料,信不信隨便,不過你可以問問王自如,邢琪是誰,蔡夢瑩跟他什么關系,還有.“““一看他敢不敢回應,哈哈,科技圈的吳亦凡.

 

吳醒峰對Zealer的爆料比較系統、客觀,用來治病救人的

 

信不信由你,我用宗盛大哥“還是做個大叔好”的圖,是因為希望自己有種不‘裝逼”的親近感。

直播通知:

我在本文后面整理了某科技自媒體公司ZEALER前員工們和業界朋友透露給我的一些內幕與八卦消息,如有雷同,純屬巧合,請勿對號入座。北京時間本周日(2019年1月20日)晚上10-11點,我在熊貓直播(房間號1708106,https://www.panda.tv/1708106)與大家見面聊聊這件事。

 

PS:以后計劃每周日晚上這個時間,跟大家匯報一下我自己微創業的見聞和感想,分享我自己知識星球【一千人"躺賺"活動室】的進展——沒錯,不用猜,取的名字與“X萬人測評俱樂部”是規整對仗!

 

一、前言:

這些年來目睹了實業的不易,周圍的工程師們夜以繼日的加班,其收獲的尊重無論是物質上還是精神上,都遠不如虛擬經濟、金融業者,甚至某些媒體意見領袖們來的光鮮亮麗。循規蹈矩的創業者,在資本市場往往被那些善于“作惡”的攪局者搶去了彩頭,劣幣驅逐良幣的黑色幽默并不鮮見。

 

兩個月前,某個科技數碼媒體的“年度iphone評測”中的低級錯誤正好在我的專業領域里,我按耐不住,終于發聲指責,其實彼時,我已決定從技術領域抽身而出,重新思考自己生活的意義與價值。無意中,站在了這家號稱科技數碼第一自媒體的對立面,與其說是出于職業慣性,還不如說出于捍衛一個技術從業者卑微自尊心的最后底線——然而讓我始料未及的是,私信中收到了不止一位前員工乃至現役員工向我私信爆料了這家公司及其創始人更為深層的內幕。

 

“莫裝逼,裝逼被雷劈”——這是我對Zealer的創始人王自如的評價和善意提醒。其實裝逼不僅僅是早晚容易被雷劈,更重要的是,裝逼不符合商業的本質:要讓用戶得到有價值的產品,無論這個產品是實物,內容,還是有用信息。而要做好這些,創業者就應當回歸自己的本源,做那些自己最擅長、最有資源和最喜歡的事情。

 

到我這個年紀,我深知回歸自己的重要性。我在高校拿到博士學位畢業,在廣電總局體制內工作10年,又跳出來在菊廠做“專家”工程師,再到現在決定自己不再早九晚五工作,每一步都越來越接近自己的本性,舍棄的同時,也一直在思考如何回歸自己的同時體面地生活。我慢慢覺得,以一個真實的自己去生活,去面對/找到那些(于自己而言)有意思的工作,才是一個人最終應該追求/達到的狀態。

 

整理思路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我在旁邊播放著李宗盛“既然青春留不住”/“還是做個大叔好”演唱會。

 

我很欣賞宗盛大叔這種狀態,并很期待未來60歲的自己,也能夠找到并安于自己本來的樣子,就像宗盛大哥的這張宣傳照片。安心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不要裝,要讓自己舒服,也就讓別人舒服。世俗的成功,大多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這個演唱會片頭有一句話,我記憶深刻,想轉送給Zealer的同仁、王自如和大家:

 

——“寫歌的不見得比賣小籠包的高明,在這里我不是陌生人,我是這小鎮的孩子”

 

這句話背后的意思,讓我來說,就是:“如果你喜歡做小籠包,那么,做好小籠包也是一種體面和優雅的生活,并不需因為不會寫歌而感到自卑。”

 

 

這次爆料比較全面、系統,感謝供稿人和各位朋友。

 

我說“治病救人”,也要看他是否心態開放,因為——你永遠無法叫醒一個裝睡的人。

 

二、爆料匯總/整理

大事件:

 

2010年第一個開箱視頻

2012年創辦ZEALER

2013獲得雷J投資,引發爭議

2014年提出C評2.0+開展FIX業務,8月“LW優酷約戰”

2015年實驗室正式成立,下半年公司搬遷至西麗,租下3200平米整棟大樓

2016年上半年大裁員,裁撤60%人員,下半年7月FIX拆分運營,ZEALER占股60%

2017年開展MCN媒體平臺項目,實驗室停擺半年后獨立運營成立ZEALER-LAB

2018年創建10萬人測評俱樂部,解除FIX股權關系,FIX更名XYZXXX

 

 

投資順序

 

2013年:雷J,200W

2014年上半年:金L, 步步G, OPXO 各200W

2014年下半年:騰X2000W

2015年:數個投資機構Y創業,J盛,H瑾等先后總計約3000W(具體數目不詳)

2016年-2018年:沒有任何融資

 

 

其實ZEALER光環時期,或者說話題性最強,關注度最高的時期就是2014年下半年---2015年下半年:就一年時間。那么怎么就在一年多一點的時間里,把5000多萬的投資全部用光了?

 

先來說說他是怎么成功的,這是很多粉絲的論調:說王自如在同齡人里算是功成名就,事業有成的代表,就憑這一點,不可能全盤被否定

 

當年王自如的成功主要是四個原因:

 

1:個人天賦和性格:鏡頭面前的語言和肢體的表現力非常好,在當時的評測人里屬于上乘,節目耐看性大大提升,而性格方面:非常自我,攻擊性很強,使得在鏡頭面前具有很強的自信感染力,語言極為犀利

 

2:時代趨勢:當年的視頻形式遠勝圖文,信息獲取效率很直觀,是潮流,且依托功能機向智能機轉換的時代,用戶需要更多信息來做選擇判斷

 

3:資本加持:2014年剛好是資本投資最粗放爆發的年代,像這樣的明星項目非常容易拿到投資,前后將近5000多萬,甩開科技MX和愛否一大截

 

4:保持連續的爭議話題:媒體要火,不是完全看視頻內容,還是要看炒作,要有話題性

 

首先感謝他媽,把他生的像劉翔

其次雷軍投資,引發的行業道德爭議

緊接著就是羅永浩的錘子事件

三波浪花直接把ZEALER推向浪顛?

 

 

 

但是,企業不是靠一兩個話題炒作就可以的經營的

 

所以悲劇來了

 

王自如的個性缺陷和管理才能的嚴重缺失導致公司管理混亂,一手好牌打的稀爛

 

 

 

舉幾個實例(都是員工之間相互聊天的集錦整理,不敢說100%確信,但基本靠譜):

 

 

 

  1. 粉絲崇拜與真相的差距:先說個讓粉絲郁悶的事情,當年C評2.0在北京開發布會的時候,不是說北京全城嚴管,然后會場的人數受限了,所以有很多外地來的粉絲都進不了場,王自如還出來一把眼淚鞠躬,搞的很感人。

 

真實的情況是:票數是拍腦袋決定的,結果場地擺不下那么多凳子,票超賣了。。。。只好編那么個借口,事后,王自如提出來說對外地來的沒有進場的粉絲,考慮給予車費報銷,結果一按計算器,幾萬大洋,想想就算了,就留了一句:ZEALER不會忘記你們的。。。。

 

(確實也沒有忘記,自動進入了199名單,至于值不值,看鐵桿粉們怎么想了...)

 

 

 

  1. 和幾個元老之間的利益瓜葛

 

公司在融完資后,要開始犒賞艱苦創業的兄弟,然后決定給每個創業元老分0.88%的股份,對,1%都不到,元老們果然有意見,一是認為股權嫌少,二是覺得這種平分的方式不公平。畢竟每個人的貢獻是不一樣的。對于元老的牢騷,王自如利用人事手段玩各個擊破的戰術,先用人事總監搞定不鬧事的X辛,一鳴JC和開發老大,然后再親自跟意見最大的王B和胡W談感情,許未來,迫使他們簽署。這也為后來ZEALER-LAB的出走埋下了隱患。

 

S頭哥沒有股份,即便后來在2016年離職去美國了,王自如也沒有給任何的額外補償,就是每月幾千塊工資,所以你可以看到S頭回國后發微博@了所有人,唯獨沒有@王自如,

 

還有李K,李K本來是10%的股份,他在香港的時候就陪著王自如創業了,但是他個人對公司的貢獻,王自如覺得并不匹配這個股份,覺得當年給的有點冤了,所以趁著給元老發股份的時機,用所謂要平衡利益的借口,僅用了幾十萬分期支付的方式把李K的股份降到2%左右,當時的Z估值1億多,8%價值是800W,最后李K也無奈被迫簽署。李K在2016年下半年走后,剩余的2%股份,王自如還親自跑了趟廣州去要回來,最終結果是李K無償轉讓給王自如。李K跟王B還有胡W關系很好,也在FIX樓B的節目里出現過,唯獨沒有跟王自如互動過。

 

一鳴JC在團隊內部一直找不到合適的位置,自己搞了一個X分節目,在2016年帶著團隊拿了一筆融資出走,后來加入MCN計劃,也是和Z糾紛不斷,ZEALER只要是涉及自身利益的情況,完全不顧MCN。

 

還有X辛,這個人很有意思,脾氣并不是大家看到的那樣和氣,私底下很愛裝逼,師承王自如,目前基本就是接王自如吃不下的商務單,但是因為內容太毛糙,表現力差,溝通不專業,經常被甲方各種吐槽封殺。他為什么沒走,其實也沒別的原因,一個初中畢業的網管,肚子里沒啥墨水,你看他直播的時候就知道了,半天說不出個所以然,現在一個月能有幾萬塊,還想怎樣。而且因為工作之便,還勾搭了X米的公關做女朋友,他被刻意塑造成是ZEALER吃苦耐勞的形象代言人,各種加班辛苦鼠標手。

 

  1. LW大戰

 

粉絲們以為的是什么,也許各人有各人的看法,但事實上... ...

 

羅永浩是給了14W顧問費,明眼人都看出來,這其實就是封口費;ZEALER呢,也交了一份問題匯總的郵件過去,你來我往,這事臺面上算過去了

 

結果,T1上市,這個案子王自如隨便交給了底下的媒體新團隊去做,他就是看了一下稿件,所以當時那些所謂角度不利,都是ZEALER內部人員對待測評比較毛糙造成的,整個過程并不是粉絲心里所想的那種一絲不茍,嚴謹細致的工作態度。

 

然后,后面的故事大家就都知道了,羅永浩是奔著弄死王自如來的,而王自如還天真的人為人家是來說理的,在去辯論前,公司完全停擺,并把會議室完全封起來,開了十幾天的作戰會議,中途王自如還帶著一票人去北京,找X米搬援兵,X米工程師各種指點迷津,哈哈。我個人認為羅永浩內心未必不知道王自如并非惡意,可能也是想借著這個事炒一把,然后把其他自媒體都鎮住。

 

 

 

  1. 三塊業務的發展:

 

作為ZEALER的核心,媒體部門很搞笑,2015年起,招了一個報社主編王XM,結果導致媒體團隊一直內斗不斷,編輯,主播,主編,拍攝之間勾心斗角,新的主播一直都培養不起來,王自如2015之后其實已經沒怎么參與媒體的執行工作了,就是出鏡念稿子。有心人注意的話,2014年承諾的一周一測根本沒做到,原因就是內部的制作團隊的協作效率跟不上,而且2015-2018這4年,ZEALER的視頻除了那些上手充值的廣告視頻能夠及時更新外,其他視頻其實就沒怎么好好更新過,出現過詭異的谷歌pixel穿越測評,就連iphone這樣的一年一測,制作過程都是各種資源協調錯亂,滯后很久才上線,媒體部門目前根本達不到規律化生產測評內容。除了《科技相對論》這個天橋說書的節目,因為素材要求不高,所以可以事先錄制好上傳就行,這個節目的第一季和第二季的主編都不錯,當然,王自如還是只負責念稿子,后來,這兩個主編走了,讓高G主編,水平直接下滑,片頭倒是做的很大氣,然而內容很膚淺,現在ZEALER的視頻播放量,大家可以去關注一下,以ZEALER目前號稱上百萬的粉絲,實在慘不忍睹。

 

說到高G,是個富家女,自詡文藝女青年,2017年來ZEALER,(涉及主觀好惡,后文刪除x個字)

 

 

 

實驗室是個悲劇,實驗室的負責人叫王B,之前一直負責ZEALER的技術科普,粉絲們覺得專業的部分都是出自他之手,實驗室是王自如大書特書裝逼的本錢,公司來訪客一定要帶到實驗室轉一圈,其實當年王自如內心是不想做實驗室的,覺得不靠譜,但是在融資前,各種給王B許諾會建實驗室,2015年融資到位了,只好硬著頭皮答應了,但是資源限制的很厲害,王B幾乎就是拿10塊錢干100塊錢的事,帶著團隊一點一滴搭建起了實驗室,并培養了一批技術編輯,給ZEALER留下了寶貴的人才遺產,ZEALER專業的部分都來自實驗室,王自如其實啥也不懂,也就念念稿子,講講人生大道理,一旦涉及到技術細節,他跟普通人沒什么兩樣。LW大戰就可以看出來,他其實不懂技術。后來媒體部門不行了,他就強行命令王B把實驗室的技術編輯調配給媒體使用,一度搞的媒體和實驗室關系很緊張,后來,王B和胡W兩位元老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于2016年下半年離開ZEALER,雙方關系一度很緊張,后來和王自如重新談了股權條件,拿走了實驗室的設備,自行創立了ZEALER-LAB,現在負責給ZEALER出一些技術測試和解讀。今年的iphone XS測評里面出現的專業設備都是ZEALER-LAB臨時借調來裝點門面的。

 

 

 

Fix這邊是上海的一個團隊過來的,FIX老大其實不是樓B,他是技術負責人,真正BOSS是他哥潘J,王自如不懂維修業務瞎指揮,潘J也不服氣,跟他硬扛,聽說有段時間兩人關系很緊張,為什么會欠潘J100萬呢,是因為王自如對FIX的運營費用摳得很死,對財務沒概念,逼得潘J自己拿錢出來做業務。后來由于長時間達不到盈利預期,FIX團隊拆分后也被逼裁員。FIX業務的灰色確實是行業通病,也總有人通過這個來惡心ZEALER。

 

今年由于華為P20事件,嚴重觸犯了ZEALER的經濟利益,ZEALER拿此事為借口,逼FIX重新簽合同,隨后大家就看到,FIX成立了新品牌XYZXXX,僅保留了一些ZEALER的電商業務合作,對了,他們現在自己做視頻,起初樓B做視頻的時候,還被ZEALER媒體部門的人嘲諷不會做視頻。現在好像視頻做得口碑還不錯,貌似離開ZEALER的,也就FIX混得還有點名堂,ZEALER-LAB一直跟FIX有合作,經常在FIX的節目里看他們提到ZEALER-LAB

 

 

 

ZEALER內部的資源協調一直沒打通,到現在都還是混亂的,王自如有不可推卸的管理責任,如果說2014年做不好,還可以說是運營經驗不足,但是都2018年了,還做不好,那就是能力有明顯缺陷,不適合做CEO。媒體,實驗室,FIX,社區幾乎一直是在各自為戰。至于那5000多萬,怎么沒的,說個數據,ZEALER最高峰的時候有200人左右,一個月的人事運營開支就高達200多萬,那棟3200平米的工廠樓,一個月房租就高達小30W,號稱要搞成科技圣地,最后成了科技剩地。

 

 

 

  1. 其他運營管理事件:

 

2015年下半年要做社區,找了一個阿里的運營總監過來,月薪3W,不過人家確實厲害,執行力很強,對社區各項事務安排的很好,但是無奈媒體團隊不給力,沒有內容給社區,一直處于一副不溫不火的狀態,隨著2016年裁員,十幾號社區員工全部裁掉,社區停擺。這里又是小兩百萬打水漂了。

還有一個搞笑的事情,2016年上半年,王自如突然腦袋一拍,說要拆車,拆特斯拉,當時核心團隊都反對這件事,但是一言堂,風風火火開始各種聯系場地,拆車團隊,買車,前前后后4個月的時間,砸了兩百多萬進去吧,最后特斯拉一紙侵權文書,搞不了了,全部打水漂。

 

2017年起,在一個藍標來的女經理帶領下,ZEALER開始全面轉型廣告,拼命的接商務單,當然商務和內容又起了爭執矛盾,最后就是商務團隊主導媒體內容,你們有興趣可以去翻一下2017年以后的視頻,看看是不是有很多充值廣告,企業要生存,是可以理解的,只是既要做婊子又要立牌坊,就有點惡心了。不過這個女經理在大半年后,因為王自如的忌憚,也被卸磨殺驢,原商務團隊全體離職。

本來2017年可以好好的賺錢吧,王自如腦袋一拍,又要搞個MCN,就是把那些其他不知名的小自媒體圈進來,給投資人講故事,可惜這些小自媒體不給力,粗制濫造,帶來了很多負面評論,所以你們現在看到,在今年,ZEALER把那些MCN全部遷出主號,單獨成立了一個ZEALER X的新號,這些自媒體應該是相當郁悶的,片頭還被掛了廣告,這些小自媒體本想來討口飯吃,結果反被人扒了一層。MCN本質上講就是一個利益分配機制,ZEALER連內部自己人都分配不好,還能指望運營好MCN?最后還是為了自己的利益,完全不顧MCN的運營,現在扔到一邊涼快去了

 

2018年的十萬人測評,同樣也是腦袋一拍,要給投資人講故事,匆忙上線,一堆BUG,第一周2000來人,后來陸陸續續到了5000多人吧,他說有一半5W人交錢到位了,真是睜眼說瞎話。做什么內容,會員怎么運營完全沒有方案,也完全沒有相關計劃安排。他的這次小程序還是找當年的開發總監做的,對這么核心的項目,開發居然是臨時外包的,首發當天崩潰也不奇怪。

至于那個未來之家,裝逼項目,跟特斯拉項目一個路數

 

 

  1. 下面是幾個花邊

 

他們在美國不是丟了一堆直播設備嗎,號稱40W,結果被FLY攝影博主打臉,其實這套直播設備是他們租來的,價值也就十幾萬吧,愛裝逼,可以理解

還有那個假老板娘蔡MY,和王自如確實有一腿,被人拍到在機場和王自如摟摟抱抱,2015年年初進的ZEALER,人事專員,是王自如的小迷妹,但是蠢事也做了不少,搞的公司烏煙瘴氣,還很愛吃醋,現在主管行政內務,拿了股份,屬于核心管理層了,當年來Z時,各種欠信用卡,今年車子和房子都買了,錢哪來的不知道,不過她管理的行政部門,兩個月換一撥人,公司經常不按時發工資,可見其管理能力。

一次年會他的媽媽在臺上夸自己兒子做事很專注,(她媽媽很能說,聽說以前是做傳銷的)她講了一個故事,說王自如年少時,突然喜歡上了吉他,然后她媽媽給他買了一把吉他,王自如各種練習,到了半夜一兩點還在練琴,吵的他媽沒法睡覺,這個故事他媽媽是想表述王自如做事有多么堅持認真,但是我看到的是一個從小被慣壞,沒有教養的孩子,自我的性格從小就埋下了

 

 

相信大家會有疑問,這么傻X的公司怎么還能運營至今?

 

1:有足夠的錢在燒,5000W啊!豬都可以開公司,有錢可以掩蓋拖延很多管理問題

 

2:公司是一個利益體,就算平時管理有不爽的地方,大家看在錢的面子上都會維持最基本的運作。

 

 

 

寫累了,不寫了,總結一下:

 

他不是一個腳踏實地的人,總想著搞個話題事件來炒作

 

他為人說一套做一套,說他是偽君子不為過

 

他的私生活和工作管理一樣混亂,奇葩的價值觀,分不清敬畏技術和跪添廠家的區別

 

他虛情假意,對粉絲不仁;別墅跑車,對投資人不義

 

他不是新聞稿件里的科技愛好者,他只是一個科技裝逼者

 

 

 

但是這又能怎樣,有的是不明就里的人給他關注,只要有人關注,即便是罵他,廠商也會買單,他就可以繼續裝逼,所以他不care這些負面。

 

個人理解:王自如如果成功了,那真是測評行業的悲劇~

 

 

 

 

 

iiiiiiiiii

轉載/匯總完畢,文中觀點僅代表供稿人自己,所述消息未經查證,真實性各位自行判斷。

 

 

 

 

 

三、我的一些感想

感謝爆料人和業界朋友的匿名給料,可能你們也擔了一些風險,我不能完全同意文中的一些說法和觀點,但我認為Zealer發展到今天,是跟王自如的個人能力/“裝逼”個性密不可分的,真正是成也蕭(zhuang)何(Bi),敗也蕭(zhuang)何(Bi)。其實,說一句:我不太懂——會死嗎?

 

一個網友在加我微信的驗證信息是這么形容自己與Zealer的關系的:“愛過”

 

 

我想引用李宗盛大哥的一句歌詞:

 

“愛過就不要說抱歉

畢竟我們走過這一回

從來我就不曾后悔

初見那時美麗的相約

……”

 

創業不易,每個創業者的身后都是故事,我希望Zealer和王自如在過去幾年時間里面犯的錯誤,還能來得及彌補。

 

就像我記憶里那年高中在同學家看的“東京愛情故事”,永尾完治/赤名莉香,讓我懷念的,不僅僅是那些初見時的美麗,還有那個時候的自己。

 

故事結束的時候,該說再見時,就在心里用力揮手——無論是肥皂劇,還是創業故事,別人的故事永遠是別人的,自己曾經付出的,才是真正是屬于自己的

 

我也peace一個吧!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