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力的游戲第8季結局很爛嗎?那是因為你們看不懂

  • A+

剛看完第八季第五集,發現大家都在罵編劇,我實在忍不住要為編劇鳴不平,你們這些人真的看懂了嗎!?你們所以為的各種bug,各種邏輯不通其實都是很合情合理的你們知道嗎!?下面由我對權游第八季做最合理最權威的解讀!

問:為什么龍在第四集和第五集實力差距這么大?

答:龍在第五集忽然變的這么厲害是有原因的。你們不要把龍簡單的理解為一種會噴火的飛行野獸,事實上龍的本質是一種魔法生物。這三條龍看似是三條龍,實際上它們是三位一體的,它們的實力是共通的,一條龍死了,它的能力就會轉移到另外兩條龍身上,兩龍死了,三條龍的實力就會集中到一條龍身上,最后的那條龍就會變得非常強大。所以在第四集攸倫射死了一條龍根本就沒有任何卵用,他正確的做法應該是同時把兩條龍射死。

問:攸倫在射死那條龍,成為世上唯一一個屠龍人的時候都絲毫不以為意,為什么臨死的時候卻為自己殺了詹姆而驕傲?

答:你以為詹姆只是一個普通人嗎,你難道忘了他的另一個身份嗎?”弒君者“!!!詹姆弒的是哪個君?瘋王!瘋王是誰?龍母她爸!龍母是誰?龍它媽!所以攸倫是“殺死了’殺死了龍它媽的爸爸的男人’的男人”。你說他能不比殺了龍還驕傲嗎?

問:說起詹姆的死我又奇怪了,詹姆為什么最后又忽然選擇了瑟曦,這性格轉變的是不是有點莫名其妙?

答:詹姆性格的轉變是有原理的,我們都知道詹姆和瑟曦是一起出生的雙胞胎。在詹姆出生的時候瑟曦往詹姆的腦門上極速的踹了幾腳,使詹姆在出生之后性格上獲得了一個水平的加速度,這就預示這以后無論詹姆飛的有多遠都會拐回瑟曦身邊。

問:那雪諾的性格轉變又是怎么回事,我記得第二季時,雪諾為了打入敵人內部,親手殺了守夜人兄弟斷掌,甚至違背誓言和野人女子交合,成功獲取了野人的信任。怎么到了第七季他連對瑟曦撒個小謊都不會了?是什么把我們的“則成·雪諾”變成了“奈德·雪諾”?

答:你以為現在的雪諾還是當初的那個雪諾嗎?事實上他早就被人奪舍了!你覺得他變成了奈德·雪諾?你沒有猜錯,他就是奈德·史塔克!許多初看權游的人會以為奈德是男主角,結果他死了,接著又覺得羅柏是男主,結果他又死了,于是直到最后大家才敢謹慎的確認雪諾是真正的男主。但我要告訴大家的是,權游的男主從始至終都是奈德,奈德死后他奪舍了羅柏,羅柏死后他又奪舍了雪諾。這其實是史塔克家族隱藏了八千多年的終極秘密——歷代擁有史塔克血脈的北境之主共用著同一個靈魂!

問:那龍母的性格轉變又是怎么回事?她怎么在最終季就突然黑化開始火燒君臨了?前面一點預兆都沒有?

答:你以為龍媽是這季才突然黑化的嗎?她在第七季就已經黑化了。當多斯拉克騎兵馳騁在維斯特洛大陸上的時候龍媽就已經黑了。多斯拉克人所過之處是個什么尿性想必大家在第一季的時候就見識過。龍媽的行為我們可以拿東方背景做個對比:

前朝的末代皇帝因為殘暴不仁而被推翻,他的女兒遠嫁匈奴,為了奪回屬于她家的皇位,于是帶著一群匈奴騎兵浩浩蕩蕩的殺了過來…塔利父子寧死不降,直接給燒死。這是妥妥的反派劇本啊!

龍媽在第三季要買無垢者的一個重要理由就是無垢者絕對服從命令,不像多斯拉克人,不讓他們燒殺搶掠他們絕不燒殺搶掠,當時維斯特洛大陸上五王之爭,即使史塔克家族的士兵也出現過奸淫擄掠的行為,而龍媽的選擇令我非常認可這位女王,然后第八季第五集…,好一個絕對服從的無垢者!原來編劇早在第三季就為龍媽的黑化埋下了伏筆啊!

問:二丫在龍媽火燒君臨的時候為什么不怕火,難道她也是個坦格利安?

答:要知道,二丫是殺死了最強boss夜王的人,獲得一個防火buff也是很合情合理的。事實上夜王是在打野的時候標死了那條龍,獲得了一個防火buff,然后二丫殺死了夜王,把那個buff又給搶了。

問:二丫怎么就這么容易就殺死了夜王,二丫武功再高也是一個凡人,既沒嗑藥也沒打針。夜王上季可是徒手標龍的存在,你看他能單手把一個標槍扔那么高,而且動能還夠戳死個龍,這臂力,徒手撕十個魔山應該沒啥問題。正常結果不應該是二丫偷襲他,他反手一巴掌把二丫腦袋扇爆嗎?

光之王復活索羅斯那么多次就是為了保護二丫去殺夜王,那他為什么不直接讓二丫獲得不死之身?光之王為什么是選二丫來殺夜王?前面一點鋪墊都沒有,臨冬城之戰前她連個尸鬼都沒見過!為什么不是雪諾、布蘭或龍媽?

雪諾,第一個殺死尸鬼的人是他,在長城堅持抗擊異鬼那么多季的是他,游說野人、守夜人、北境還有龍媽組成了抗鬼統一戰線的是他,光之王還親自復活的也是他,結果他毛用沒有,難道就是讓他陪夜王玩的嗎?

布蘭自覺醒之后,他的使命就一直是探詢異鬼,夜王最想殺的也是他,可他全程到底干了什么?難道就一直是坐在輪椅上看片嗎?

龍媽與夜王隔海相望了這么多季,一冰一火,都不斷發展出了超多兵力,都掌握了非人的力量,兩人都在第七季一前一后渡過了海峽和長城,結果龍媽攢了七個季的種子,不對,攢了七個季的兵,就是來給夜王送人頭的嗎?

說到送人頭,不得不說臨冬城之戰打的這是個什么玩意?

打仗為什么連個斥候都沒有?

就算斥候被異鬼殺了,那不還有布蘭的烏鴉嗎?

在敵方情況不明的情況下,多斯拉克騎兵為什么要無腦沖鋒?難道不知道迂回到敵方側翼攻擊嗎?

敵方人數遠遠占優的情況下,我方步兵為什么不在城墻上守著,而是出城野戰?

權力的游戲第8季結局很爛嗎?那是因為你們看不懂

出城野戰也就算了,為什么不把陷阱放在敵方前進的路上,而是擺在自己身后?是怕人頭不夠送的嗎?

答:這些問題看似犀利,實際上是你們并沒有看懂臨冬城之戰。

臨冬城之戰是一場非常規的戰役,面對的不是正常的人類。它們數量眾多而且不用后勤全民皆兵,完全不怕死,絕對服從命令,節奏打不亂、陣型沖不散、刀劍砍不殺死,而且所有敵方陣亡的士兵都會變成己方的。面對這樣的敵人任何傳統的戰術都是沒用的,人類這邊就是韓信再世出來指揮也不可能正面打贏。

但幸好異鬼有一個致命的弱點。夜王一死,全部都死!

所以人類這邊的戰略自始至終都是一貫而明確的,就是想方設法干掉夜王。所以人類這邊很多看似不合理的行為都是為了這個終極目標而服務的。

你覺得人類這邊似乎是在無腦送人頭是吧,實際上他們就是在送人頭!可是送人頭有什么用呢?不要忘了,夜王作為一名亡靈法師,他復活死人是要耗藍的,人類這邊一次性送出這么多人頭,夜王復活他們不得耗出血來!,實力會大大的削弱。所以說龍媽攢了七個季的兵,都是為了榨干夜王而準備的。

可如果夜王不上道怎么辦,夜王僅憑手底下的十萬尸鬼就足以打贏,所以他要是不去復活死人怎么辦?接下來就該雪諾出場了。

雪諾與異鬼糾纏了這么多季,而且還被光之王復活過,怎么看他都是最有可能終結夜王的人,你是這么想的,我本來也是這么想的,甚至演雪諾的演員在看到最后的劇本之前也以為自己會是殺死夜王的那個人。而且不僅觀眾是這么想,夜王也他媽是這么想的!

你可以站在夜王的角度想象一下,當你看到一個英俊少年,手持瓦雷利亞鋼劍,率領守夜人大軍,站在長城之上,屢屢與自己作對,而且他還被光之王那個混蛋復活過。怎么看他都像是要代表月亮來消滅自己的那個人。

所以當夜王看到雪諾騎龍而來,與自己一樣墜落地面,手持瓦雷利亞鋼劍向自己沖過來的時候,夜王此時表面笑嘻嘻,其實內心慌得一批。雖然夜王此時的實力干掉雪諾毫無壓力,但他很有反派的自覺,知道歷史上很多牛逼哄哄的大反派就是仗著自己實力比主角強,無腦的想去虐主角,結果被主角絲血反殺。而我夜王不一樣,我夜王縱橫塞北幾千年,靠的就是一個字——穩! 于是夜王看到雪諾沖過來直接就把自己的大交了,絕不讓雪諾靠近自己十步之內。但是夜王萬萬沒想到啊,光之王選的人不是雪諾,而是他妹啊!雪諾就是光之王拿來騙夜王大招的。

夜王被騙了大招還不自知,以為自己成功用尸鬼困住了雪諾,不禁春風得意馬蹄疾,仰天大笑的去找布蘭算賬去了。

而我們的布蘭全程絕不僅僅是在用烏鴉開直播這么簡單。他還有一個重要使命就是把夜王引出來,你看他的烏鴉一直在那撩撥夜王,仿佛是在說:“夜王老鐵,今晚子時三刻我在小樹林等你,是兄弟就來砍我!”。布蘭的這波實力嘲諷直接把沒藍的夜王從尸鬼大軍中引了出來。

接下來就該由我們的二丫來完成最后一擊了。

光之王不直接給二丫不死之身,是因為選中二丫來滅夜王的不止光之王一個神,還有一個千面之神。兩個神的神力有沖突,所以千面神給了二丫武功之后,光之王就沒法給二丫不死之身了,光之王只能曲線救國。當然光之王也不會只派一個索羅斯來保護二丫。同時祂還為二丫準備了大牛和紅女巫。

大牛加紅女巫的威力大家想必都見識過,專業殺王從未失手,兵不血刃殺三王。所以那一夜二丫和大牛睡不是無緣無故的,正所謂一滴啥十滴血啊,睡完之后,紅女巫再幫助二丫覺醒洪荒之力。此時的二丫已經不是普通的二丫了,而是一個擁有超級斬王buff的暴走二丫!

于是擁有超級斬王buff的暴走二丫釋放出體內的洪荒之力,一個閃現出現在夜王面前,也不管夜王同不同意,直接捅了進去…

所以整個臨冬城之戰總結如下:先是龍媽將她收藏了七個季的小兵拼命的派過去送死,接著雪諾騎龍而至,誘騙夜王直接放大一下耗干他的藍,然后布蘭全力開嘲諷吸引夜王離開小兵來到塔下,最后擁有雙神賜福實力最強的刺客二丫帶著超級斬王buff和克制夜王的瓦雷利亞鋼匕首突然殺入終結夜王。整個作戰過程如行云流水一氣呵成毫無尿點,堪稱戰史上的經典!

問:雖然你解釋了那么多,可我還是覺得第八季很爛怎么辦?

答:什么?我都給你說的這么明白了,你還覺得很爛,那我只能告訴你

第八季TM就是很爛!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